余开来

联系我们

姓名:余开来
手机:0598-8283456
电话:13860509988
其它:18105989988
邮箱:919331789@qq.com
证号:13504200310941404
律所:福建君来律师事务所
地址:福建省三明市梅列区工商联大厦20层

首页: 律师文集 > 劳动法规> 正文

劳动法规

杨厚明诉李建军患精神病期间致其人身伤害赔偿纠纷案

来源:三明优秀律师   网址:http://www.smyxlaw.com/   时间:2015/1/20 15:29:36

杨厚明诉李建军患精神病期间致其人身伤害赔偿纠纷案 原告: 杨厚明。 被告: 李建军(精神病患者)。 法定代理人: 李长福(被告之父)。 第三人: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134团场汽车队(简称汽车队)。 被告李建军,是汽车队的职工,因患精神病,于1985年12月与妻子离婚。随后,被告由其父李长福接到身边加以照料。半年后,被告自己跑回汽车队。从此,李长福对被告未再尽监护责任。第三人用被告每月的病休工资为他开支吃饭、穿衣的费用。被告由于无人监护,成天癫狂、乱跑。1990年5月3日中午,原告杨厚明与几位朋友在农贸市场的“美味餐馆”喝酒,适值被告在该农贸市场游逛。原告和朋友喝完酒走出饭馆时与被告相遇。原告对被告出言不逊,并朝被告身上捅了一拳。被告激怒,随手操起一把铁铲朝原告的面部铲去,致原告的右面颊软组织裂伤和右鼻翼穿透伤。原告住院治疗22天,出院后休息7天,共花医疗费1470.31元,因受伤误工扣发工资149.16元。原告在向第三人要求赔偿损失无有结果之后,便向新疆下野地垦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承担上述损失的赔偿责任。被告法定代理人、第三人辩称,原告对造成这一损害也负有一定责任,故不同意赔偿损失。 审判 下野地垦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此纠纷虽由原告引起,但被告持锹铲伤原告,被告应负赔偿责任。因被告患有精神病,无偿付能力,应依法由其监护人承担责任。李长福是被告的法定代理人,也是其法定监护人,本应对被告致伤原告承担赔偿责任。但因李长福和被告分居两地,未在一起生活,客观上无法对被告尽监护责任,且查其系农民,确无实际赔偿能力,故免予李长福的赔偿责任。第三人系被告工作单位,被告患精神病后,其生活一直由第三人照管,第三人实际成为被告的监护人,对被告造成的人身损害理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对被告出言不逊,并先动手打被告,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因此可以适当减轻第三人的赔偿责任。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一十九条、 第一百三十一条、 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于1991年12月2日判决: 第三人汽车队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21.80元。 第三人不服,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不当,判令其承担赔偿责任与法律相悖为理由,向石河子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杨厚明辩称,李建军虽有监护人,但其病后一直由第三人安排生活,并履行监护人的责任,因此,第三人应承担民事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 无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李建军致伤杨厚明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由监护人李长福承担赔偿责任。杨厚明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故应当减轻监护人李长福的民事责任。原审认为汽车队是事实上的监护人,判令其承担民事责任,没有法律根据。该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一十九条、 第一百三十一条、 第一百三十三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于1992年4月18日判决: 撤销原审判决;监护人李长福赔偿杨厚明经济损失971.68元。 评析 原审法院认定第三人汽车队是被告李建军事实上的监护人,并判令其承担民事责任,是不妥的。二审法院对此予以纠正,是完全正确的。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 第十四条规定的精神,担任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的监护人顺序应该是: (一)配偶;(二)父母;(三)成年子女;(四)其他近亲属;(五)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愿意承担监护责任,经精神病人所在单位或者住所地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同意的。被告李建军系无民事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因配偶已与其离婚,没有第一顺序的法定监护人,这样作为第二顺序的被告父亲李长福就成为其法定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责任。但李长福自李建军从他身边离开后,一直对其不管不问,完全没有履行监护职责。在此期间,被监护人李建军造成原告的人身损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三条的规定,监护人李长福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本案所列第三人,是被告李建军所在的工作单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只有在没有该条第一款规定的监护人情况下,才能由精神病人所在的单位担任监护人。李长福作为李建军的父亲,是法定的监护人,尽管他不履行监护职责,也不能由李建军所在单位汽车队担任监护人。第三人作为被告所在的工作单位,在其父亲李长福不履行监护职责期间,按照有关劳动法规和政策对其生活给予照顾,是顺理成章的,但不能据此就认定第三人是李建军“事实上的监护人”,并判令其承担民事责任。应该指出的是,即使李建军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监护人,由第三人担任监护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第三人对李建军造成原告的人身损害也不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杨厚明对被告出言不逊,并以拳相加,引起被告恼怒而伤人,对损害的发生显然也有过错,一、二审法院据此判决适当减轻被告的监护人的赔偿责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有关条款的规定。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由于被告李建军所在单位并非其监护人,因此原审法院将汽车队列为第三人属错列当事人。

电话联系

  • 0598-8283456
  • 13860509988
  • 18105989988